許愷德
  先師唐雲先生一生朴實無華,重感情重情義,不講名利,樂於助人,而從不求回報。
  1990年是先生八十大壽,許多單位和先生的親友及學生都希望為先生舉辦八十大壽的祝壽活動,均被先生一一拒絕。當得知許多人還是要在生日那天去先生家祝壽時,先生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叫子女去買了生日那天飛北京的機票。事後先生曾詼諧地跟我說:“我的八十大壽是在天上做的。”1992年師母俞亞聲女士病逝,先生要求喪事從簡,並提出不要驚動外人,喪事抓緊辦。先生親自書寫了追悼會的輓聯:“夢警真幻頻呼汝,慟哭兒孫列滿堂。”追悼會的前一天上午還讓我扶他上五樓兒子逸覽的房間,去看一看悼詞寫得如何。聽完悼詞後,先生很激動,老淚縱橫,並指出悼詞中要增加一段:“你母親原也是繪畫的,是學西畫的,但為了家庭,為了支持我繪畫,她放棄了繪畫。”當先生回到畫室時,仍熱淚盈眶,並關照子女:“你母親的骨灰要撒到她家鄉富陽。”停了一會兒又說:“將來我百年之後的骨灰也要撒到富陽。”10月9日,先生不顧子女的勸阻,參加了師母的追悼會。1993年清明節先生又一次不顧年邁和心臟病發作的危險,來到浙江杭州富陽為師母的骨灰送別。
  1993年6月20日,星期日,上海朵雲軒首屆書畫拍賣會舉行。這是上海劃時代的一天,謝稚柳先生親自敲響了第一槌,許多書畫家都親自參加了這一盛會,連先生的兒子逸覽先生也去參加了拍賣會。上午我踏進先生的畫室時,先生開口就問:“你今天怎麼不去拍賣會?”我說:“我也拍不起,還是來陪您先生好。”先生笑笑說:“拍賣會上的畫也都是人家的,讓他們去拍吧,我們喝茶。”於是我順著這個話題說:“拍賣會上的畫價格都很高,我們都買不起,讓外國有錢人都買去了,很可惜的。”先生說:“沒有什麼可惜,他們花大錢買去,會很好地保管好的,將來我們中國人有錢了,還是會買回來的。”20年不到,先生的預言已應驗,如今迴流文物拍賣已成了新的潮流。
  在當今商品經濟的大潮中,許多畫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的價格能得到社會的認可而有所發展,這不光是個錢的問題,也有一個社會地位的關係,然而先生卻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早在1990年10月的一天,美國一家最具實力的拍賣行總裁一行來到先生畫室。一陣寒暄之後,他們對先生講:“唐老,您的畫和目前您畫的價格極不相稱,如果您能配合我們,不出兩年,您的畫價將是國內第一流的。”先生是一位職業畫家,他當然知道他們這些話的含義,然而他聽後卻用濃重的杭州口音說:“你們不要跟我搞了,我的畫不好的,我喜歡送給誰就要送給誰的,你們如果要我的畫,可以到畫院去拿,我們還是一起喝茶好。”等他們一行離去之後,先生又跟我說:“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把自己的畫價搞得高來西不好的,畫要經得起歷史的考驗才是好的。”
  在先生逝世20周年的時候,可以告慰先生的是您的繪畫藝術正日益被世人所重視;您精湛的畫藝和高尚的品德也必將代代相傳。  (原標題:唐雲先生軼事)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jg32jggt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